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客户端 数字报
            政策图解| @安网|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 大发快三应急与安全| 福建应急与安全| 甘肃应急与安全

            幼年家中遭遇火灾,从小就有当消防员梦想的鲁文贵——

            努力奔跑 冲锋在前 留下最美印记

            中国应急管理报 通讯员 张晓鸣 记者 罗雄鹰 2020-10-27 09:49:36

            image.png

            鲁文贵(左)带领队员在救援现场利用雷达生命探测仪进行现场搜救

            “你在看啥呢?”1998年12月,一名年仅18岁的少年目不转睛地盯着家门口的招兵公告,似乎没有听见父亲的问话。

            “哟,招消防兵,你小子想去?”凑近看仔细后,少年的父亲再次问道。

            “是的,我想去!”少年把视线转移到父亲的脸上,斩钉截铁地回答。

            这名少年就是鲁文贵,如今已成长为贵州省黔南州消防救援支队长安路特勤消防站分队长。每个人都有英雄梦,鲁文贵也不例外。1990年腊月二十八,鲁文贵家中不幸遭遇火灾。“大人们抬了好多水都没有用,直到县消防队来,一下就把火扑灭了!”鲁文贵说,从那以后,成为一名消防员的梦就悄悄住进了他的心里。

            “每完成一次任务,搜救出一名被困人员,所带来的成就感和自豪感让我‘上瘾’。”在消防路上努力奔跑的鲁文贵说,这种“瘾”让他甘之如饴。

            “不能放过任何希望”

            “我怀疑废墟下面有人。”尽管生命探测仪显示废墟中并无生命存活的迹象,但从不放过任何希望的鲁文贵坚持一试。

            2020年,贵州发生大范围强降雨,暴雨洪涝、地质灾害多发频发,汛情灾情严重。7月8日7时,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石板村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造成7名群众失联。当时正在铜仁市消防救援支队为增援湖南做准备的鲁文贵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迅速带领队员,利用雷达生命探测仪等装备搜救失联人员。

            鲁文贵在某三层高的垮塌楼房搜索时,因楼板垮塌遮挡,生命探测仪无法感应到房屋最底层的状况。“不能放过任何希望,虽然我们做的很可能是‘无用功’,但在没有做之前别下结论。”鲁文贵以队员的脚作为脚部支撑点,手作为腰部支撑点,站在倾斜约60度的垮塌房屋上,再由另一名队员手握破碎纤杆,艰难地进行着破拆作业。

            “他很执着,只要他认准的事情,再难也要完成。”黔南州消防救援支队长安路特勤消防站特种驾驶员兼装备技师邹小军说,每次出任务,鲁文贵总是冲在最前面那个。

            2014年8月27日,福泉市道坪镇英坪村发生山体滑坡,滑坡体迅速将该村在挖矿时形成的堰塞湖填平。随后,四周雨水流入汇集到此,又形成一个小的堰塞湖。

            “这里不应该出现衣服碎片!”在村里房屋的废墟中,一块巴掌大小的红色衣服碎片引起了鲁文贵的注意。“我怀疑废墟下面有人。”尽管生命探测仪显示废墟中并无生命存活的迹象,但从不放过任何希望的鲁文贵坚持一试。

            “我摸到他(被困人员)了,但他身上压着建筑物。”鲁文贵独自爬进废墟探查。尽管被困人员已经遇难,但鲁文贵还是想将他的遗体带出来。在狭小的空间中,他头朝下脚朝上,利用撑顶器和起重气垫艰难地实施撑顶作业。“可以出来了,你们用力拉我的脚!”近两个小时后,鲁文贵在没有着力点的情况下,趴着完成了撑顶作业。由于拓展的空间狭小,鲁文贵不得不用双手紧紧抓住被困人员的肩膀,等队员们抓住他的双脚用力往外拉时,他便用尽力量,将被困人员遗体带出废墟!

            “不能说有危险就不去”

            “不能说有危险就不去,我们必须要为老百姓多干实事!不管前方是否有危险,只要群众需要,我就会义无反顾冲锋在前。”

            “福泉市英坪村有一废弃汞矿洞,洞内有3人失联,调度1辆抢险救援车和6人出动救援!”2005年10月,被调到福泉市消防救援大队工作不到20天的鲁文贵,接到紧急调度命令。

            “汞有毒,我要对进洞的兄弟负责!”鲁文贵有多次洞穴救援经验,他决定先带1名队员进洞侦察。洞内最高只有1.5米,且有多处塌方,毒气浓度高,有点影响视线。为通过洞内最矮的地方,鲁文贵不得不取下呼吸器,采取双手把呼吸器往前移一小段,身体再往前爬一小段的方式前行。终于,在距离洞口约200米处,鲁文贵找到了失联人员,但均已遇难。

            如何将遇难人员转移到洞外交给家属?鲁文贵与队员集思广益,最终决定选用较厚的帆布作为转移工具。“转移遇难人员,采取后面的队员往前推,前面的队员用力拉的方式,最矮处的那段区域,大家都是趴着的。”鲁文贵说。

            鲁文贵带领队员先后3次进入汞矿洞,历经10多个小时,将遇难人员成功转移。“不用,不用,我就是累了!”当最后一名遇难人员被转移到洞外时,满头大汗瘫坐在地的鲁文贵,挥手示意医护人员不用为他戴氧气面罩。

            “要是没有你们,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鲁文贵万万没有想到,遇难人员的家属会在洞外围跪成一圈,泪流满面,言语中满是感激。“那一瞬间,我觉得当消防员更有意义了,从那以后,我不再为了想留下来而留下来。”

            记者问鲁文贵,明知汞有毒,为何选择第一个进洞?“不能说有危险就不去,我们必须要为老百姓多干实事!”说这些话时,鲁文贵一脸严肃,“不管前方是否有危险,只要群众需要,我就会义无反顾冲锋在前。”

            22年来,鲁文贵先后参加灭火救援1000多场,抢救遇险群众200余人,疏散群众1100余人,抢救和疏散各类物资价值上千万元。

            “我希望在消防干一辈子”

            “小时候家中遭遇火灾,长大了当消防员,我是与消防有缘的人。这份缘我想一直延续下去,我也时刻准备着出征。”

            2003年6月的一天,鲁文贵驾车与队友途经贵定县西门河的跨河桥时,无意间看到岸边有人对着河里比化。“肯定是有人落水了!”职业的敏感让他感觉可能有事发生。鲁文贵一个急刹车,从5米高的桥上扑通一声跳入河中。

            “我一跳下去就摸到一个娃娃!”鲁文贵口中的娃娃,是农民工进城务工人员的孩子,一名9岁的小女孩。

            “当时我很紧张,怕出现误判!”鲁文贵奋力从深约3米的河中将小女孩救上岸,第一时间检查腕动脉、颈动脉,但听心跳,脉搏和心跳都显示小女孩已无生命体征。“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放过任何一线希望的鲁文贵忙而不乱,第一次运用专业技能,迅速对小女孩采取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施救。

            “咳、咳……”小女孩的“重生”让鲁文贵眼眶瞬间湿润。

            “孩子,别怕,有叔叔在!”鲁文贵抱起小女孩跑向救护车。记者问鲁文贵,要跳下去没人落水该怎么办?他很认真地回答:“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没人落水才好,我就当游个泳呗!”

            穿上救援服,鲁文贵是一名消防救援人员,而平时,他是队员们心中可敬可亲的“鲁班长”,是消防设备维护维修的一把好手。

            “绝不能让装备故障等问题耽误救援。”鲁文贵说,在救援一线,时间就是生命,而装备则是高效快速救援的有力保障。对此,从小就爱钻研的鲁文贵,开始慢慢将工作重心向装备的维护维修转移。

            2014年4月6日,观看福建漳州古雷石化大火视频资料后鲁文贵发现,石油化工火灾现场需要使用大量的泡沫液,而搬运一桶泡沫需要5名到6名队员。

            “如何才能快速转移泡沫液?”为了找到答案,鲁文贵做了大量的市场调查后发现,如果采用内燃机或电动泵作为动力源,会对使用环境要求过高。随后,他经过几个月的反复尝试,最终选择利用废旧的空气呼吸器接头、气管和泡沫桶的桶盖,做出第一代便携式泡沫液输转装置,但效果不理想,会出现漏气或接头开裂情况。

            “理论上可行,我就不能放弃。”执着的鲁文贵找到车床厂的老师傅虚心请教,反复尝试,但动力源不够充分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消防车储气筒漏气该怎么修?”“等等,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天,中队驾驶员的疑问让他豁然开朗。“这么简单,我咋就没想到呢!”鲁文贵一拍脑门儿,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原来,每一辆泡沫消防车所配备的加长气管的随车打气泵便是他苦苦寻找的动力源。就这样,有了第三代便携式泡沫液输转装置。

            2015年10月,追求完美的鲁文贵在第三代便携式泡沫液输转装置的基础上,再次改进完成的第四代便携式泡沫液输转装置,不仅压力可控、气源多样,还可同时多桶或单桶输出,完全满足使用简便、成本低廉、易于制作等要求。

            该发明不仅在公安消防部队灭火救援装备“小革新、小发明、小创造”活动中获最佳奖,还获得发明专利。

            一个人强不是强,团队强才是真正的强。

            2015年,获得发明专利的鲁文贵决定,将专利项目无偿向贵州省基层一线推广,此举为消防救援队伍节约装备经费100余万元。同年,鲁文贵向组织申请,不定期组织黔南州各基层消防站的装备技师轮训,通过理论讲解和实际操作,让更多人掌握设备维修维护的技能。

            “文贵能把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队员,为消防事业发展无私贡献的精神难能可贵!”说起鲁文贵,贵州省黔南州消防救援支队安路特勤消防站站长陈诚竖起了大拇指。

            “我希望在消防干一辈子!小时候家中遭遇火灾,长大了当消防员,我是与消防有缘的人。这份缘我想一直延续下去,我也时刻准备着出征。”说这些话时,鲁文贵将目光转向一旁的衣柜,只见柜子里,一本本鲜红的荣誉证书整齐叠放,有近70公分高,与一旁10枚奖章交相辉映,交织成鲁文贵消防路上的最美印记。

            [记者手记]

            活着就要学习

            学习是为了更好地救援

            幼年时目睹家中遭遇火灾的鲁文贵,对消防有了最初的记忆——拿着水枪灭火!真正成为消防员后才知道,灭火只是众多工作中的一项。

            此后,仅有初中学历的鲁文贵常常自我“加餐”,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用22年时间完成转变,自学取得大学本科文凭,成长为队里经验丰富的救援尖兵、设备维护维修专业的技术骨干。

            作为新时代的贵州应急人,鲁文贵始终坚持学习,努力跟上时代发展步伐,在救援场上冲锋在前,救民于危难,这份责任担当难能可贵;在工作之余刻苦钻研,获得发明专利,这种敬业精神令人钦佩。

            采访中,鲁文贵多次说,活着就要学习,学习是为了更好地救援。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其他 新时代应急人好样子 内容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7986111,客服QQ:948904388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大发快三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833号

                      大发快三